<button id="ok7w8"><acronym id="ok7w8"></acronym></button>
<dd id="ok7w8"><pre id="ok7w8"></pre></dd>

<li id="ok7w8"><object id="ok7w8"></object></li>

    1. 您當前位置:廣東自考網 >> 畢業論文 >> 教育類 >> 瀏覽文章
      論張楚廷高等教育哲學通論
      發布日期:2012/4/23 來源:廣東自考網 閱讀: 【字體:

      隨著社會的進步和時代的發展,現代大學不斷增多,暴露的問題也日益明顯,人們對于大學的爭議也越來越多。人們質疑大學緣何而產生,緣何而立足,緣何而發展?人們在戳大學的“脊梁骨”!高校建設緊跟社會發展的步伐,迎合經濟增長和政治穩定的需要,卻置大學力量的生長之源于不顧。本文通過學習張楚廷《高等教育哲學通論》,對中“大學力量的源泉”進行深入分析和探究,進而來論述大學力量的來源、大學力量的生長之源以及大學力量的生成過程。

        一個人能夠挺直腰桿,不只是借助于雙肩的用力,也只不是依靠意識的控制,關鍵在于他的脊梁骨是健康的、有用的。現代大學如同人一樣,也是有脊梁骨的,而且是主心骨,是支撐大學挺直“腰桿”的力量。跟隨著社會發展的腳步,中國的大學越來越多,越辦越大,學院紛紛升格為大學。急功近利的心態和不成熟的大學辦學理念,使得高校建設與大學本質脫節,大學受到人們的議論與質疑。大學的脊梁骨到底是什么?大學依靠什么來提供“元學習”的東西?大學的力量在哪里?這些問題都能在張楚廷先生的《高等教育哲學通論》一書中找到答案。接下來,我也將結合張楚廷先生的教育思想,簡單分析大學的力量。

        一、相關基本概念

        說到力量,除開人們最容易想到的物理意義上的力之外,最常見的還有無形的權利和權利。權力,是指政治上的強制力量,是職責范圍內的支配力量。權利,是指法律賦予人實現其利益的一種力量。權力可能是外賦的,也可能是強占的;權利是天賦的,是“自有”的。權力,“可以作用于他人,并帶有強制性”,權利,并不施加于他人。“權力可以擁有,也可以丟失”,權力不具有像思想權、生存權等權利的自有性,當然也就可以丟失了。第三種力量,權威,既不同于權利,是自有的,也不同于權力,是外賦的。權威,是后生的,它的產生“必然是與他人關聯的結果,是他人的信服造成的”。權威產生的力量不是“強制而生的力量”,而是“因他人的信從、認同而產生的力量”,是一種“犀利的力量”。

        由此可見,大學的脊梁骨主要構成成分是權利、權力和權威。相對應于權利、權力、權威的基本含義,大學里的權利、權力和權威也有著不同的特點和效用。另外,貼上“力量”標簽的權利、權力、權威,主要呈現為學術權利、行政權力和學術權威。行政權力,即機關、企業、團體等內部的管理工作職責范圍內的支配力量,具有強制性和地域性。學術權威,是有系統,較專門的學問產生的,使人信從的威望和力量,具有行業性、專業性、排他性,是可以打破地域界限的。

        二、大學力量的來源

        權利,在大學力量的討論中,作用并不明顯。反而,權利和權威對于大學力量的分析,更具價值。張楚廷先生曾說,大學提供的是“元學習”的東西。“元學習”的東西,簡單理解可分為三個:“形而下”的知識,“形而中”的教養、人格發展和人本身的教育,“形而上”的思維方式、生活方式。對于這些“元學習”的東西,政府當然依靠權力來提供,那大學依靠什么來提供呢?大學提供這些東西的力量來自何處呢?

        第一,非權力性影響。權力,是社會學范疇的概念,是“由權而生的力”,而后,由權力產生了影響力,而后形成了一種權力性影響力。相對地,非權力性影響力,是由非權力產生的影響力,不是由權而生的力。非權力性因素有真理、知識、觀念、道德等。非權力性影響很多很常見,“如道德的力量,觀念的力量,信仰的力量,理想的力量,廣而言之,還有文化的力量,精神的力量”等等。這種影響力,不是由權而生的力,因而不是“強制的結果”,更不是“壓抑之下產生的力量”。在大學,除開前面提到的各種“力量”,自然少不了學術的力量。大學的基本任務,本來就是“出成果,出人才”,大學的力量自然既有學術的,又有道德的。“長不出珍貴的非權力性影響力”的大學,是“一片貧瘠的土壤“,是一個沒有脊梁骨的患者,盡顯干枯和病態。

        第二,權威,不包括權威主義。在中國大學的發展歷程中,曾出現過“打到學術權威”的事件,所謂的“學術權威”到了“非學術性質的外在力量”的嚴重打擊。正如張楚廷先生所說的,這個事件似乎表明權威確實曾出現在大學里,而且權威對于大學有很重要的意義。在大學,權威作為力量的形式主要有,學術權威、校長權威、教師權威等。然而,學術權威與非權力性影響的界限并不明顯。德國社會學家馬克斯�韋伯認為,在人們服從權威的深層動機中,有一個最根本的精神因素,即支配者的“合法性”,主要分三個理想類型:法理型支配(如官僚制或科層制),傳統型支配(父母、傳統慣例或因襲身份等),卡里斯馬支配(“天賜恩寵”、“神圣的天賦”、“感召力”、“超凡魅力”)。支配力量不同,支配者所具有的權威也不同。前兩者,在某種程度上帶有權力性,而卡里斯馬式權威則包含著學術權威。由此可見,權威和非權力性影響力有交集,但不可對等。大學需要權威,但不需要權威主義。大學依靠學術權威、校長權威等,但不接受任何意義下的權威。大學的力量,有幾成是非權力性影響力,有幾成是學術權威,又有幾成是其他力量,這些都必須合適合理。不然,

        大學的脊梁骨長得不正,也只不過是一個癱瘓的龐然大物。

        第三,權力性因素。自古以來,大學都是以“學術自由為自己的生命”,因而,對非學術性因素有著高度警覺甚至排斥,尤其是對權力性因素。權力性因素的載體,大多是大學里專于行政的人或機關部門。因為,大學里不僅僅只有學術事務,還有許多行政事務。“會做學問的,不一定會管理;會管理的,也不一定會做學問”,教授、研究人員多斤大學這座“象牙塔”,享受著世外桃源般的生活。可是,“象牙塔”需要打掃,世外桃源也需要經營。“專于行政的人不只是可以大大提高行政效率,也大大有益于學術人員工作效率的提高。雖然,大學的力量也存在權力性因素產生的力量,但大學里的權力因素的作用與性質與政府權力有很大差異。行政權力作為大學的力量,長期以來,一直受到人們的質疑、指責和糾錯。然而,大學事務的繁雜,決定了大學行政權力存在的必然性。使行政權力合理地發揮它的效用,以保障學術事務的正常開展,并促進大學的建設,這才是人們更應該關注的問題。

        三、大學力量的生成

        前文對權力、權利、權威以及大學力量的來源,作了相關的分析和論述,這將有利于我們繼續探討大學力量的生成。大學力量的來源,主要有非權力性影響力、權威和權力性因素產生的影響力。各種影響力都有各自的載體,載體的特定身份和效用也會限制或促進影響力的生成。

        非權力性影響力的創建,決定著優秀大學甚至是一流大學的創建,而創建這種強大影響力的難度與意義,遠遠要高于修建圖書館、教學樓。非權力性影響力的載體,主要是教師群體,還有學校管理者們,學校教職隊伍,學生……實際上,非權力性影響力的載體可以是大學的一切人事物情,比如,大學建設工作中艱難而最重要的隱性文化。權力性因素的載體,通常是學校管理者,而學校管理者也可以是非權力性影響力的承載者,“也可以擁有非權力性影響力”。張楚廷先生認為,大學管理的真正藝術,正是把非權力影響力與權力性影響力融合起來。非權力性影響力的形成具有自我生長性,而權力性影響力則大多帶有后生性,強制性。

        綜合非權力性影響力、權威產生的力量、權力性因素產生的力量,大學的力量主要表現為真理的力量、知識的力量、學術的力量、智慧的力量。追根溯源,尋根究底,這些力量其實是來自于“在大學里生活的人們的獨立人格”的支撐。這種“獨立人格”表現為“獨立之精神,自由之思想”。思想自由,亙古不變。自由地思想,是權利,是享受,是大學力量的基本源泉。張楚廷先生認為,思想絕對自由,行為相對自由,這不僅化解了自由與法律的矛盾,也使得“自由”一詞更有內涵,更有“人性”。

        大學力量的生成是一個精彩而又奇妙的過程:自由與求知的欲望——>人的獨到、獨見、獨創與獨特——>獨立人格(求知欲、好奇心、自由與獨立)——>人的力量——>思想的力量、精神的力量——>真理的力量、知識的力量、學術的力量、智慧的力量——>非權力性影響力、權威、權力性影響力——>大學的力量。

        從全文可以得知,大學的脊梁骨要想更有力量,最關鍵的建設工作是創建更多有用的非權力性影響力;最急需建設的工作是建立更有威望,更讓人信從的權威(學術權威、校長權威等);最重要的工作是促進非權力性影響力與權力性影響力的巧妙融合。

       

      相關“論張楚廷高等教育哲學通論”的文章

      廣東自考便捷服務

      色综合,综合色情,天天色综合,天天综合网,色综合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