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"ndaj2"><ol id="ndaj2"></ol></ins>
  • <progress id="ndaj2"><menu id="ndaj2"></menu></progress>
    <object id="ndaj2"><ol id="ndaj2"></ol></object>
    1. <samp id="ndaj2"></samp>
        <font id="ndaj2"></font>
          1. 您當前位置:廣東自考網 >> 考生心得 >> 生活資訊 >> 瀏覽文章
            自考路上 父子比肩齊奮發
            發布日期:2017-4-18 18:49:07 來源:廣東自考網 閱讀: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趙才龍48歲,在一家公司從事技術管理工作,這個穿著簡樸,看似不善言談的黑龍江漢子,采訪時老怕自己“說不好”,但話匣子一打開,新觀念、新看法源源不斷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兒子趙展,二十出頭,大學IT專業的在校生,愛跳街舞,穿著時尚,從小與老爸對胃口,提及老爸時總用“他”來代替。兒子話雖不多,表達想法卻不拐彎抹角,有著東北青年的直爽。這一對更像是朋友般的父子倆不曾想到,如今會成為自考中的“學友”。從2012年10月開始的每個周六,父子倆都會一起來到新知進修學院的項目管理班,一前一后坐著,共同報讀項目管理專業。

              對這對“新上海人”父子來說,自考已成為他們的一種生活方式,他們甚至暗中較勁,比理解,比記憶,為一些專業問題爭論至深夜。他們的自考故事,不僅只有埋頭苦讀,還有思想相互碰撞,激發靈感的樂趣。

              46歲舉家搬遷上海

              46歲前,趙才龍一直生活在黑龍江省牡丹江市,在那中國正史唯一記載的出貢米的地方,他的生活舒緩,衣食無憂。

              趙才龍是老大學生。1986年,他考入了哈爾濱工業大學專科,讀時間控制技術及儀器專業。在當時的農村人觀念中,念是唯一出路,因此趙才龍“連專業也顧不上”,就上了哈工大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趙才龍全然不知有自考,卻信奉自學。他記得念高中時,資料少,更沒什么輔導班,老師懂的英語不比學生多多少,趙才龍只能跟著收音機的英語節目琢磨。臨到高考,老師與同學一起商量著制訂備考方案,“就這環境,就這條件,不刻苦自學不行”。

              自認“學習不算好但勤奮”的趙才龍,笑稱自己是最后一屆享受到“跳龍門”的大學生。剛一畢業,分配工作、分房子、入黨、提干,一口氣都完成了。就在第二年,這些優惠被統統取消,他并不以此沾沾自喜,“‘計劃經濟時代’ 的觀念確實得變變,不變不行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石油儀器廠,趙才龍一呆就是幾十年,設計、管理、研發、售后服務、項目管理的事統統兼顧。

              定心工作,精于技術,趙才龍46歲之前,一直安于設計項目管理工作。他覺得,項目管理比人際管理省心,“搞設計的,把這東西那東西結合一塊,固定的,人就不同”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一名技術人才,他的觀念是,不在一個地方多待會兒,安心鉆研,就出不了成果;老換地方,人際關系、周圍環境都得重新適應,耗費時間精力。

              但2010年,當兒子考上了上海的大學時,他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——舉家搬遷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從牡丹江市自駕到上海市,大致要2600公里,火車要坐二十多個小時,但老趙的決定并未花太長時間。“其實,出去闖闖的念頭早就有了,因為孩子還小一直壓著”。

              一家長久有業務往來的上海公司聘趙才龍做了技術主管。唯一有意見的是已在家鄉開了電子琴學校的妻子,但最終也顧全了大局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,在46歲,一個接近“知天命”的年齡,老趙背井離鄉,攜著一家南下到了上海闖蕩。對未知的環境,這次他沒有太多顧慮,“現在這社會,在哪兒生活都差不多,上海資源更多”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節奏激發自考熱情

              對趙才龍一家來說,上海冬天濕冷的氣候,比北方更冷一些,城市大,生活節奏也快,但都構不成影響他學習的阻力。

              這“高手云集,學習資源豐富”的城市,倒激起了他的拼搏熱情。

              2012年5月,當兒子趙展聽到老爸要參加自考時,當即表示了支持。他眼中的老爸挺“潮”,小時候自己玩雙截棍,老爸也跟著練,老爸愛看書,《鬼谷子》《孫子兵法》《素書》都讀,管理學、演講與口才類的書也念,如今要報考自考,“絲毫沒感驚訝”。

              唯一有異議的是妻子,覺得挺“沒正事兒的”,“平時在家看看電視看看書有多好?還要去念書”?

              趙才龍念自考,并非一時興起。他有兩個理由,一是為了學歷更進一步,大學畢業后他曾有些恃才傲物,覺得技術過硬,受到業內認可就行,一直沒把職稱與學歷當回事,如今新公司人才濟濟,確實得提升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另一個原因是知識更新太快。自己從前學的那些,很多已跟不上時代。在牡丹江市時,趙才龍就想過再深造,但那邊的高校只有一個醫學院、一個師范學院,哪個都與他的專業沾不上邊,上海培訓資源豐富,不學挺可惜,“不為了學歷,也得學點新東西吧”。

              他選定了上海大學主考的項目管理專業。去的那天下午,正值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概論》上課,“要不要聽聽課去”?聽完一節課,趙才龍當即拍板就選這家。“一坐進教室,真有回到了大學課堂的感覺,而且學校分段繳費,實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父子倆一起琢磨念書

              從去年9月參加自考至今,老趙考了一門“馬克思主義哲學”,一門“范圍管理”,前者71分,后者68分,都過了。

              對趙才龍來說,這段日子很辛苦。但他不曾想到,一個月后,兒子就與自己成了同學。10月的一天,趙展打開了老爸的項目管理課本,看了一會兒,感覺有意思,就提出了報名的意愿。“在IT行業,三十歲前如果做不到項目經理,就得做一輩子的代碼民工,項目管理正好給我打些基礎。”

              對兒子的決定,父親老趙曾覺別扭,“和兒子在一個教室,不習慣不自然”。但他不好意思拒絕,只是說,“你要去玩就別去,真學東西,就踏踏實實去學”。

              在自考上攜手并進,讓父子倆都覺有了新鮮勁。

              每周六早晨6點30分,老趙與小趙都會一齊起床,從嘉定江橋出發坐車換地鐵,8點30分到校,9點上課,直至傍晚5點30分到家。

              教室中,父子倆坐前后排,到了每天夜里8點,兩人則在老趙的房里開始學習直至10點,討論的興頭一旦起來,1點2點也是常事,偶爾累了,父子倆一起看會兒《楚漢傳奇》。

              在趙展眼中,他與父親的關系就像哥們,關系和諧。從來就“對路”的父子倆,討論起項目管理更不用多言,“一句話,一個例子,就懂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48歲與二十出頭的兩代人,有時觀念也有不同。老趙認為天經地義的事情,兒子偏要提出質疑。比如做項目哪方面比較重要,父子有分歧,老趙覺得,年輕人比較偏重于一點,“實際上,管理就是大伙兒合起來,把事情干成最重要,缺哪兒一塊都不行。”趙展不覺得爭論是壞事,他覺得討論就該拿自己的觀點與老爸碰撞,“我也有我所謂的小小價值觀,一碰撞,正好把老爸的觀念融為我自己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兩個人一起琢磨念書,學習效率高,暗中也有點小較勁。老趙得意地說,“那是必須的”。在他眼中,他理解能力強,兒子記性更好些,“他能記下來,但也不定知道啥意思。”

              無論記性誰好誰壞,父子倆都信任“爛筆頭”。

              老趙大學剛畢業時,拿本書在公交車上讀,好事的人把書一抽,“你說說剛才看啥呢”?

              “基本說個八九不離十,現在半天也想不起,只能多抄。”項目管理內容,老趙一看就能理解,但要記下,必須得在紙上寫個三五遍。小趙則因為背代碼的經驗,也習慣在紙上寫幾遍再背。

              攻自考豁然開朗

              悠閑的雙休日被自考占據,倆人都覺得值。

              小趙反問:“不學習閑逛的人就過得很舒服嗎?”他覺得,書中好多有關IT的例子,如直線型管理,矩陣式管理,都與項目息息相關,學這些,就是為未來打基礎。

              老趙說:“學得累,但睡得也香”。他覺得自考這事,不和別人比,挑戰的還是自己,“今天比昨天強,就覺得挺好,自我感覺良好就行。”

              上課的內容,時時讓他覺得豁然開朗,他甚至覺得,過與不過都不是問題,“我學的是知識。”

              而這知識,立竿見影地在工作中派上了用場。以前憑著經驗做項目,老趙費盡想也只能想出三個步驟,現在學了體系,風險管理、范圍管理、成本管理……照著理論上的5個步驟去做,再加上自己的想法,同事的想法,輕易就能把事干得很漂亮。“這是多少人腦袋想出來的啊,什么事就怕成了體系,就像掌握了一個財寶箱的十個密碼,一下子就打開了”。

              項目管理專業的知識,讓老趙覺得有了底氣。從前憑著經驗琢磨的點滴,看書零星獲得的知識,都貫通成了體系。

              老趙還成為項目班中的班長,作為班里QQ群的管理員,他每天必上QQ。有時小趙用手機上QQ,就看到老爸在群里聊得火熱,給新同學出主意,或把整理好的資料發給大家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4月的考試,小趙打算考5門課程,老趙打算考6門課,比兒子多一門,“盡量往前趕”。老爸的勤勞,小趙看在眼中。有時老爸出差了,落下了風險管理學的兩節課,回頭又去另一個班把課給補上了。周日他去學跳舞,老爸又到另一個班上學其他課程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大塊大塊的時間,都被老趙用來學自考。2012年的5天年休假,他用來復習迎考;今年春節10天假,全家決定不回老家,都用來學習。

              自考氛圍,已徹底融入這個新上海人的家庭生活中。

              老趙還記得,自己考完試的那天,兒子親自下廚給老爸做了鍋包肉、魚香肉絲、糖醋排骨犒勞自己;而妻子則習慣了雙休日父子出門上學的節奏,當他們在家沒事時,她倒會覺奇怪,“怎么又在家閑著了?”她對老趙沒什么要求,只是說,“等你考完了,一定得陪我出去好好溜達溜達”。

            相關“自考路上 父子比肩齊奮發”的文章

            廣東自考便捷服務

            色综合,综合色情,天天色综合,天天综合网,色综合网